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腦震蕩樣損傷使大腦過程恐懼感有所不同

高级作者迈克尔·范瑟洛(Michael Fanselow)问道:“是一种原因引起了对方,又是怎么发生的?”迈克尔·范瑟洛(Michael Fanselow)问道,他是UCLA的Staglin音乐节中心的大脑和行为健康中心主任。“我们正在学习。”

研究了兩組大鼠。通過手術,在19只大鼠中産生了腦震蕩樣腦損傷。另外十六只大鼠(對照組)也接受了手術,但沒有遭受腦損傷。然後將所有大鼠暴露于低水平的噪音中,然後進行一系列中度,短暫的腳部電擊。Fanselow說,足部電擊使大鼠感到恐懼,但不是很痛苦。因爲老鼠學會了將噪音與電擊聯系起來,所以他們變得害怕噪音。

當老鼠感到恐懼時,他們往往會停滯不前。當他們回憶起令人恐懼的記憶時,他們就會凍結。Fanselow說,他們的心率和血壓上升-記憶力越強,凍結的次數就越多。在實驗的第三天,研究人員再次將大鼠暴露于遭受電擊的同一地方,但沒有給它們任何額外的電擊,並研究了它們的反應。

對照組的大鼠確實凍結了,但是遭受腦損傷的大鼠卻凍結了更長的時間。研究人員發現,即使沒有腳踩電擊,遭受腦損傷的老鼠也表現出對噪音的恐懼反應。

加州大學洛杉矶分校心理學研究員,該研究的主要作者安·霍夫曼說:“腦震蕩後對噪聲的敏感症狀很普遍,這向我們暗示了這可能部分解釋了爲什麽腦損傷後對某些刺激的恐懼反應增加了。”

“幾乎就像白噪聲像電擊一樣起作用,”範瑟洛說。“盡管噪音並不大,但噪音本身卻使他們感到恐懼。他們對待它幾乎像一個沖擊。”

研究人員研究杏仁核,這是衆所周知的是在學習的恐懼是至關重要的。焦慮症患者的杏仁核活動增加,而PTSD與杏仁核活動增加有關。

杏仁核由神經元組成,大鼠的杏仁核約有60,000。霍夫曼說,研究人員發現,在白噪聲引起的腦損傷大鼠中,杏仁核中活躍的神經元是對照組的五倍。

杏仁核聽其他大腦區域提供信息。Fanselow說:“杏仁核決定情況是否令人恐懼,當決定情況令人恐懼時,就會産生恐懼反應。”

研究人员报告的另一个新发现是,在颅脑外伤后,大脑处理声音来自大脑更原始的部分-丘脑-而不是来自大脑更复杂,高度進化的区域-听觉皮层。丘脑提供比听觉皮层更简单,更原始的声音表示。霍夫曼说,受伤的大鼠从丘脑到杏仁核的网络中活跃的神经元数量是对照组的四倍。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