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UTHEalth尋找抗擊抗生素的線索

休斯顿 - (2019年8月12日) - 为了对抗抗药性细菌的兴起,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一种超级细菌如何适应最后抗生素,希望找到可以延长药物有效性的线索。

萊斯大學和休斯頓德克薩斯大學健康科學中心的研究人員進行了實驗,以追蹤耐萬古黴素腸球菌(VRE)在適應抗另一種抗生素達托黴素時所經曆的生化變化。

“我们需要进入一个可以预测这些病原体如何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的阶段,这样我们才能比它们领先一步,”赖斯生物化學家Yousif Shamoo说,他是抗菌药物和化疗杂志研究的合着者之一。发现VRE可以不止一种方式对达托霉素产生耐药性。

賭注很高。2014年,世界衛生組織報告說,到2050年,全球每年有1000萬人死于抗生素耐藥性感染。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數據,VRE是全國領先的抗生素耐藥性威脅之一。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估計,今年VRE將在美國感染大約2萬人,並殺死其中的1,300人。

達托黴素是一種抗生素,于2003年首次推出,是醫生用于抗擊多藥耐藥超級細菌如VRE,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和抗糖肽腸球菌(GRE)的最後一種藥物。

不幸的是,衛生官員早在2005年就記錄了達托黴素耐藥病例,並且病例數在全球範圍內呈上升趨勢。

Shamoo说,这项研究的主要发现之一是VRE的特定菌株屎肠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具有异常多样的抵抗抗生素如达托霉素的策略,并且这种多样性可以使感染治疗更加困难。

“通過了解這些病原體如何獲得抗藥性,我們可以開發新的治療策略或新的'共同藥物',以抵抗其成爲抗藥性的能力,”Shamoo說。

他說,針對耐藥性進展的聯合藥物可以與達托黴素等抗生素一起使用,既可以幫助患者抵禦感染,也可以阻止醫院中越來越耐藥菌株的傳播。

研究主要作者Amy Prater,博士。7月份毕业于Rice的学生表明,同样的VRE菌株可以激活不同的生化途径,根据其环境激活多达三种策略。Shamoo表示,多重策略将使卫生官员更难以对抗VRE中不断增长的达托霉素耐药性,但他表示,这些结果有助于澄清以前令人困惑的关于VRE阻力的实验结果,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如果我們了解病原體如何獲得抗藥性,我們可以預見它的下一步行動,並希望事先采取行動將其切斷,”Shamoo說。“可預測性是關鍵。”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